Rainbow Lee-----Our friend
Zinnia 寫於2005年6月初
  1993年,與Rainbow第一次相遇在東京的民宿 - 捲髮、大嗓門、自我、又是購物狂圪當時對她的印象不怎麼好,所以總是_得遠遠的,盡量不與她照會,免得起衝突。沒想到我這樣的舉動,卻換來她認為我高傲的印象。等我開始了解原來她有糖尿病,而且先生在她毫無心理準備下突然辭世,小女兒又因病長期住在安養院中圪圪.等等的因素後,所有她的行徑都得到合理的解釋與包容了。我開始感覺到她的樂觀、慷慨、熱情與創造力。

  人生就是這麼有趣,我想是皮革工藝的緣由吧,讓後來我們竟變成了經常一齊出國的團友,日本、歐洲、紐、澳╴.每次的同行,雖然常為她的『蠕』氣得半死,但也感謝因為有她,旅途中增添了不少難忘的經歷。

  時間一年年的過去,在她任性的堅持『另類的療法』下,糖尿的症狀持續的加重,而我們唯一能做的,也只是在一旁無奈的乾著急,和適時的為她打氣而已。Rainbow的一生誠如她的名字,多彩但卻又短暫。雖然她再也無法將種種苦難轉換為創作的動力,但我相信在另一個世界裡,她將得到平靜。

  近幾年來皮革藝術界,不斷的流失精英,這是非常無奈與令人惋惜的事。我想我們需要更加團結,彼此鼓勵,不管在世界的哪個角落,都要盡一己之力,為更長遠的路途而努力。

回選單
Zinnia's